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心随影动第六章在线阅读

作者:采菊南山 来源:晋江文学城

御龙殿内,云破月正在整理东西,这些是昨日他叫人为他送来的。他拿起了一件小小的裙子,鹅黄色的底子上,开着雪白的迎春花。这是云梨缘两岁时候穿的,她太喜欢了,一直没有让人扔。云破月仔细的叠好,小心放进一旁的小小箱子里。五年了,不知不觉中,他发现自己已经真的离不开那个小小的小家伙了。仅仅三个月,他却觉得比十年都长。

“又在看这些。你若是真的想她了,我这就带你去见她,不用在这儿想这些。小丫头也挺想你的,还以为你不要她了。“

云破月回头,看到了熟悉的面孔。“她,她怎么样了?“云破月急切地问。

来人叹了口气:“怎么说。她才五岁,独自一个人在那里,还要面对一群城府极深的女人,太难。“

“她一定是受苦了。那么小,阳皇根本不可能宠她。“云破月也叹了口气。

“这倒没有。因为她年龄小,又是皇后,平时也很乖巧,就算是真的犯了错,闯了祸,也不会有人说什么。“

“那个阳皇,是不是急不可待了?“云破月很担心这个。

“他常去,但是从来不过夜。缘儿才五岁,他心里有数,现在不是时候。“

“要保护好她。“

“你放心,她现在还算安全。那个人把太子过继给她了。有太子护着,没人敢动。阳皇也算不错,知道替她想。“

云破月摇摇头:“他是怕太子对缘儿有什么非分之想,现在先堵人嘴巴。若是不这样,日后有了什么事,有损皇家颜面。也亏阳皇这样安排,没有子嗣的后宫妃嫔不是出家就是殉葬,只有皇后可以躲过。“

“你,你还是跟我走吧。去跟缘儿解释一下,找机会带她走。“

“我找她就是为了和亲。“

“可是,你现在爱上她了。“

“她才五岁,我又没病,我会爱上她?那只是父女情,我养了她五年,现在舍不得了,很正常。“云破月口中虽然是这样说着,可心里不由得惊了一下,他从来没有朝着这一方面去想。

“月,有没有,只有你自己心里清楚。实际上,龙配凤,这很正常,你应该也很清楚。“

“什么龙凤?我只知道,我也许会在这里呆一辈子。而她,她已经是别人的凤凰了,已经到阳国了。我们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定数不是说改就改的。以后你会明白。我先走了。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她,让她帮你。“来人已经消失,带着一抹微笑消失了。

一晃,日子很快过去。这些溜走的日子里,云梨缘过得很充实。神秘的黑衣人交给了梨缘很多。武功心法还能理解,心机演技是为了保护自己,可为什么要学习媚术?云梨缘很不理解,可她依旧认真地学,应该她知道的,他会告诉她。他会常常来,但两个人每一次的见面,都是对梨缘的一番考验。

两年之后,一天夜里。云梨缘已经在床上响起了轻微的呼噜声。黑衣人走进来,叹了口气,摇着头。

“师傅以为,您的药我真的喝下去了?呵呵。“云梨缘的声音响起,床上已经没有人了。

黑衣人愣了一下,就看到云梨缘已经到了门口,手中有一条绳子。只是一下子,他便被一张大网给兜了起来。原来门口的帘子后有机关,小家伙是装的。

云梨缘笑着走了过去:“师傅,如果我不是您的弟子,也许,您现在就会扯开网子,拧下我的脑袋。而且,您现在应该是很吃惊的。“

看着小小的女孩儿,黑衣人很平静的问:“何以见得?“

“因为,我看透了您了。“云梨缘笑着,这才把网放下了。

“不是吧。老老实实告诉我。“黑衣人笑着。

“师傅,您还不知道吗?“一转眼,小家伙又是一副柔柔弱弱惹人怜惜的模样了。

“那我可走了。“

“好了,我说。“云梨缘连忙伸手拉住,“是师傅装得不好,我看到了你眼睛里的东西,你的表情也变了一下。“

黑衣人点头,很是满意:“很好。轻功不错,看来没有落下,观察力也变强了。这下,我和你父王也就放心了。“云梨缘已经超过了他。

“师傅是说,我出师了?可是,我觉得还不够。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教我这些,不知道你的目的。“云梨缘换上了一副正经的表情。这一次,她是真的认真了。那双眼睛,给人以无形的压力。

又是无声。过了许久,黑衣人终于开了口:“好吧,我就告诉你。“

“什么?“听完讲述,云梨缘后退了好几步,扶住了柱子才勉强站住,“你是说,我是个孤儿,根本不是父王的女儿。而且,父王现在被人关起来了?“

“本来要用你来和亲,来保护云国,可是,没想到他竟然动了心,竟然为了你什么都不顾了。“黑衣人叹了口气。见到这两个人之后,他不知为什么,越来越喜欢叹息了。

云梨缘睁着惊恐的大眼睛,真的不愿意相信。难怪当时没有来送她,原来那个时候云破月就已经被囚禁了。难怪原本紧紧护着她,最后却又决然的送走了她,原来是因为她如果不走,也会被囚禁。“那,为什么你不带他离开?你可以随意来这里,应该也可以带走他。“云梨缘大口喘着气。

“他不肯跟我走。只有你才可以救他了。他要堂堂正正的走出来,要你也跟他在一起。所以,你只能到云国,在众人面前亲自把他接出来。龙凤相合,这是唯一的办法。“

“可是,如今我是别人的凤。你要清楚,这是改变不了的。”云梨缘叹息。

“那么,你就要。”黑衣人不说了,他相信,云梨缘会明白的。看了看依旧没有平静下来的云梨缘,他转身离开。

很快,天亮了。宫女们来到寝殿,却看到只穿了一件里衣,呆若木鸡的坐在地上的皇后。宫女们吓了一跳,连忙过去:“皇后娘娘!娘娘!”见云梨缘没有一点儿反应,她们更加慌张了,连忙向外跑,喊着:“快来人呀!皇后出事了!”

一时间,宫女太监侍卫,全乱作了一团,太医慌慌张张的往寝殿跑,还有人赶着去通知阳皇和太子。

杨凌云正要照常去给云梨缘请安,刚转过一个弯,就被慌张跑来的小太监撞了个满怀。“死奴才!不要脑袋了!”

太监连忙爬了起来:“太子饶命!是,是皇后娘娘出事了。奴才,奴才。”

“什么?皇后出事了?出什么事了?”杨凌云惊了一下,一把抓起小太监。可是这个小太监已经是被吓得全身发抖,一句整话也说不出了。杨凌云知道,他已经问不出什么结果了,便直接丢开太监,加快脚步赶去寝殿。

阳皇恰巧身体不适,早早下了朝,与杨凌云同时赶来了。他们赶到时,看到云梨缘已经被人抱上了床,但依旧是双手抱膝,身着里衣,眼神呆滞,长发披散。

阳皇走了过去,试着叫了:“皇后,皇后。”

“母后,母后!”杨凌云也在尝试。

太医检查的结果,竟然是受了刺激。阳皇大惊,莫非宫中不宁?他揽云梨缘在怀,低声唤着:”缘儿,缘儿!”这两年,云梨缘的身体一直不好,小小的身子显得越来越单薄。太医说她需要静养,不可以受到一点儿刺激,更不可以像别的孩子一样又蹦又跳。阳皇一直很小心,专门叫人安排好了一切,可是,还是发生了这种事。

不知过了多久,两行泪水终于自云梨缘的脸上滑落。

“母后,出什么事了?”杨凌云见状,急切地问。

云梨缘似乎是失了神:“父王他,他说他不要我了。他找了个漂亮姐姐,姐姐又给他生了个漂亮妹妹。父王说妹妹比我乖,比我好。他说他只要妹妹,不要我了!”说着说着,梨缘哭得更厉害了,一双大大的眼睛又红又肿,好像石榴一样。

阳皇听着,也吃了一惊,难道说,有人闯进了皇宫?可云国那边一无信件,二无使者,会有谁说?更何况云王并没有成亲的消息。“皇后,是谁告诉你的?”

云梨缘抽泣了两声,说:“父王告诉我的。昨天他来找我了,说完就走。我跑下去找他,可他就不见了。”

侍卫走来,低声向杨凌云说着什么。杨凌云来到阳皇身边:“父皇,据值夜的侍卫说,昨夜根本没有人来,而且刚刚儿臣派人查过,没有第二个人的痕迹。母后她,她可能是做梦。”

阳皇舒了口气,问:“缘儿看到的,是不是模模糊糊的?”

云梨缘点点头。

阳皇这下完全放心了:“没事,你做梦了。傻孩子,做梦都当真。”

“做梦?缘儿从来不做梦。做梦好可怕,缘儿以后再也不要做梦了!”云梨缘颤抖着。

“不怕不怕,梦里都是假的。”阳皇很小心的哄着云梨缘。没有做过梦,难怪会这个样子。

“皇上会不会不要我?会不会赶我走?”云梨缘突然抬起头,很小声的问。

阳皇笑了,小东西还真是敏感:”朕的萧皇后,没人会不要你,不会有人赶你走。”

“真的?”云梨缘不相信。

“真的。”阳皇开始给云梨缘讲皇后的责任。这两年来,他太过宠爱她了,让她一直无忧无虑是很好,可惜,这样的结果是让她缺少了对事物的认知能力。

阳皇难得好耐心的讲了一个上午,太子也陪了一个上午,云梨缘也很配合的认真听着。但是阳皇看着云梨缘那双清澈的眼睛,不知不觉将手放在了她的衣带上,脸也有些红了。杨凌云愣了一下,立刻明白了阳皇想要干什么。

“可她还小,父皇怎么这么快就把持不住了?”

其他人识趣的离开了,杨凌云也只好低了头,忐忑的离开了寝殿。他不知道云梨缘会不会被吓到。

延伸阅读

丝路雅加盟  http://www.nosajentertainment.com/pd6h.shtml
丝路雅家纺布艺主要生产浴巾,方巾,童巾枕巾.童被,毛巾经编系列等产品。产品现已覆盖北

吉哆啦日本料理加盟品牌加盟  http://www.nosajentertainment.com/srcy.shtml
《加盟流程》

澳佳宝加盟  http://www.nosajentertainment.com/6sqj.shtml
Blackmores,又名澳佳宝。Blackmores是经认证的澳大利亚最畅销的膳食

柏斯美工艺加盟  http://www.nosajentertainment.com/dd1v.shtml
柏斯美工艺座落于广东省四大古镇之一东莞石龙镇,公司成立于2003年,是一家聚集设计、

母婴用品加盟  http://www.nosajentertainment.com/g02o.shtml
21世纪趋势的项目,诚招区域代理商,新领域、无竞争,垄断产品!Q:275009126

伊斯曼干洗加盟  http://www.nosajentertainment.com/s3ph.shtml
伊斯曼品牌是武汉众联恒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旗下品牌。成立于2001年。2002年8月,伊

苏绫皮具加盟  http://www.nosajentertainment.com/ucdf.shtml
苏绫皮具加盟详情苏绫皮具是东莞建采皮具有限公司的品牌,正以专家的素质和专业人的水准向

金达莱加盟  http://www.nosajentertainment.com/ppr3.shtml
金达莱窗帘总部经销批发各种窗帘、绣花窗帘、印花窗帘、水溶绣窗帘、浮雕绣花窗帘、家具窗

薇缇薇加盟  http://www.nosajentertainment.com/gdfd.shtml
薇缇薇是湖南薇美时光生物科技旗下一款护肤品牌,在护肤品种具有较好的口碑,也是微商们必

经气堂加盟  http://www.nosajentertainment.com/6wma.shtml
经气堂骨筋溻渍连锁立足于市场,以直营店体验式营销模式经营,通过顾客感受效果,以口碑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森林开发商在线阅读第六节

    转生眼作为火影忍者世界最强的瞳术,威力不在轮回眼之下,甚至更强的。至少在辉夜身上的表现是这样的。石原坚信这一点的,加上转生眼比轮回眼看上去帅气很多,特别是那转生眼模式,更是帅到掉渣,他就更加确信这一点。在异能世界,或者是古武的世界,去和转生眼这种比较玄幻的技能先比,异能和古武都是渣渣。不管主角有什么

  • 温柔缱绻不负流年在线阅读第4章

    第四章变故大太子很快便再次出征了。午夜梦回时,我常常想起那个鲜活的生命,那个一直陪着我的姐妹。人生无常,聚散太匆匆,彩云易散琉璃脆。但我心中深信:善恶到头终有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三年后,正是天会十年,金人皇帝吴乞买中风卧病在床,粘罕等人还朝。昔日意气风发所向披靡的将军也老了,发须又白上一些。或许

  • 还有一生可以嚣张之第八章

    墨家人这一天过得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东厂督主进了墨太尉的书房,已有三个时辰,其中不时传来墨太尉的怒斥,以及瓷器破碎的声音。“你怎敢觊觎我的女儿?”墨太尉气得拿手指着面前跪着的秦逸。他不是没察觉到秦逸与女儿之间的来往,自墨念病重,府里一日比一日多出来的药材,络绎不绝上门拜访的神医,他自然是怀疑过,也调

  • 嗨,躺鸡萌妹![吃鸡]在线阅读第6节

    查拓顺手拿起两节烧火的木枝,准备往碗里来“别,”俞天慌忙的捏住查拓拿木枝的手“不行,木枝很脏的”两人的距离近极了,彼此的呼吸在空气中交缠俞天一时间脑袋空白,看着小雌性白嫩的脸庞,殷红的嘴唇,喉结微动,身上的肌肉渐渐紧实起来,心里控制不住的暴力分子在脑海里大喊着:再往前一点双手紧紧的握拳,憋着一口气,

  • 来,本座教你怎么死![快穿]在线阅读第七章

    在学校里写着五年高考,三年模拟的我度日如年,而在家里刷着手机的,我感觉岁月如梭周一回到学校,作为学渣中的领军人物所以我一早就来到了学校只是单纯的为了抄老钟数学作业的答案不过一来到学校,我发现事情并不简,我的同桌也就是蔺慔的桌子上竟然有一封粉红色的信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这是什么,而我第一个想到的是,竟然有

  • 玩转古代之美男统统爱在线阅读第8节

    万分火急之时,天佑立刻从背包中抽出了鬼影刃用来抵挡。虹渊重剑一刹那就螺旋而至,带着一股强烈的风暴席卷了天佑的整个全身,鬼影刃是刺客武器,用来硬抗实在不实用,但是天佑现在也没有防御型的女皇,身上也没有防御装备,只能硬抗了!身上掉血的数字“-5、-5”的飘出,这时天佑只感到肚子一凉,紧接着那种撕裂的疼痛

  • 我被幸运砸破了头身世

    寂静的黑夜,落日山脉似乎也是睡着了,但谁都不知道这开始活跃的世界中的危险到底在哪。山脉的某处,一个被萤光石照耀着的山洞内,柯流正躺在石台上。虚弱的他缓缓睁开了眼睛,感受着体内汹涌的修力,不管自己现在的处境如何,也不管自己身体的虚弱,他竟直接盘坐了起来,准备借着这股力量再次突破。“咳!”咳了一嗓子,柯

  • 总裁恋爱百分百[快穿]之女佣契约

    “已陌,你怎么睡在这儿,要是感冒了可怎么好?”林妈轻轻地叫着,雨刚停,一大早的,她一起床就看到昨天来的丫头,衣衫破烂的蜷在大门边。“已陌,已陌……”林妈的手碰到她的身上,立刻惊呼起来,“呀,这么烫,发烧了。”花已陌努力睁开涩涩的双眼,头晕的厉害,怎么那么冷啊:“我要离开这儿。我不干了。”“说什么呢,

  • 【魔道祖师】含光君爱侣(驴)养成手札在线阅读第六章

    第06章绿眼在其他人都专注盯着眼前十来只巨型鼹鼠时,徐路宁悄悄站到后面,他掀开左手臂上的袖子,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手臂会如此疼痛,刚才的看到的图腾又是怎么回事?死死的咬住下唇,忍受手臂传来的灼热感,在这群人中,没有人可以相信,他自然不可能让他们帮自己想办法,谁知道他们会对自己如何。**宅也不是一直一根筋

  • 那年,有你有我第五章

    挣扎,无力,直到溺亡。所有人都被迫坐在最佳的观众席,见证了卞宏的挣扎和死亡,女孩们稍微红润了一些的脸蛋再度惨白,心理承受能力较差的朱芸已经不由自主的呕吐出声。管家和女仆们悄无声息的走进来收拾了朱芸的残局,至于卞宏的尸体,则是变得透明,之后消失,尸体消失的地方浮现出一张大大的卡片:【村民】!卞宏是一个